靠着女人上市:女性游戏第一股的吸金故事牛牛


更新时间:2019-11-11

  女性的钱更好赚,就连在游戏行业,她们也未被放过。以女性游戏起家的玩友时代登陆港股,在资本市场,这碗“女人饭”还能吃多久?

  10月8日,一家致力于研发“女性向”古风游戏的公司FriendTimes(下称玩友时代)在港交所主板挂牌交易,成为女性游戏第一股。

  玩友时代的招股书显示,截至2019年7月31日,玩友时代累计注册玩家约9950万人。数千万女性身体力行地打游戏,撑起了玩友时代赴港上市。

  在游戏领域的“她经济”中,这是第一次。然而,除了靠着“女性帮我IPO”这个噱头外,玩友时代后续的增长动力是什么?

  在资本市场,这好似琼瑶剧的一幕也常被验证。近些年,“她经济”的威力有目共睹:网红电商、时尚珠宝、医美市场等领域的“她经济”概念股不断涌现。无论是攻略女人们的衣食住行还是为女人提供精神消费,得到真金白银回馈好像都比在男性消费者身上容易一些。

  甚而就连传统印象中,男性玩家在氪金(即支付费用)支持的游戏领域也不例外。17、18年风靡全国的游戏《爱与制作人》仅仅因为可以与几位虚拟的男主角“谈恋爱”,上线不足一个月,这款游戏就登上了App Store免费游戏排行榜的第二名。

  在线下,女人也可以为了这些虚拟恋人大把挥金。2018年1月13日,是《恋与制作人》中男主角李泽言的“生日”,深圳京基100大厦的外墙屏幕上,其“太太后援团”为了帮其庆祝足足播放了一小时庆生广告。而据当时的资料显示,京基100外墙屏幕广告费为每3分钟12万元。

  玩友时代成立于2010年,目前公司实控人为蒋孝黄。据玩友时代的招股书自陈,自2010年成立以来,九年多的时间里,一直专注于女性向手机游戏玩家,希冀挖掘手机游戏行业及女性向游戏市场的重大增长潜力。目标受众为职业女性,在其接近1亿人的累计注册玩家中,按性别分,有85%为女性,按照雇佣背景分,有70.6%为雇佣状态,其他近30%为学生或失业。

  不同于《恋与制作人》的“少女心”吸金套路,玩友时代旗下的游戏更指向女人的欲望和野心。其最有名的几款游戏是宫斗游戏,创收主力来自手游《熹妃传》、《熹妃Q传》。

  《熹妃传》和《熹妃Q传》均取材于2013年发布的网络文学作品《清宫熹妃传》,《熹妃传》于2015年6月推出,属于传统2D RPG(角色扮演)手游;《熹妃Q传》则于2017年9月上线D手游。

  为了感受“宫斗”的魅力,笔者体验了一把《熹妃传》。大致如电视剧《甄嬛传》的套路,游戏设定女主角以候选秀女的身份入宫,一路从宫女升级嫔妃,最后与家族势力庞大的皇后和贵妃“斗法”。而“职场升级”的过程中,服装、道具、己方人脉势利的获得都需要花钱——花的钱越多,就越有战斗力。游戏中充值元宝的现金比例是1:10,成为vip1需要充值60元宝(即6元),等到了7级则需要7500元宝(750元),而到了顶级的vip15则要50万元宝(5万元)。

  《熹妃传》贴吧里,有vip7级的女玩家忍不住吐槽,“我居然已经花了将近一千块!明明当初连六块钱都要纠结一下的,我咋就一头陷进来了呢?”

  根据公开数据显示,2017年,在玩友时代的游戏中,平均每个付费用户、每个月花费201.4元,2019年前7个月,这个数字上涨为544.9元。

  2016-2018年,玩友时代的营业收入分别为5.69亿元、7.00亿元、14.64亿元,相对应的毛利分别为3.58亿元、4.32亿元、9.18亿元,毛利率达60%。目前,玩友时代发行游戏总收益几乎全部来源于《熹妃传》、《熹妃Q传》、《宫廷计手游》和《京门风月》四大手游,据招股说明书披露,截至2019年一季度末,来自这四款手游的收益已占游戏总收99.5%,而未来公司开发的5款手游中有3部也是女性向风格手游。

  尽管玩友时代目前的营业数据一片大好,但业内专家分析,大多时候“女性向游戏”只是用来吸引眼球的噱头,顺便引流。当面向资本市场,这个“女人饭”的故事是否还有价值?还需要看其后续的研发能力。

  “对游戏公司来说,游戏生命周期是不可忽视的问题。决定未来成长性的核心因素,很大程度上在于能否继续推出爆款游戏。”业内人士称。招股说明书中玩友时代也提到,其主打的几款手游将于2020年下半年开始陆续进入衰退期,届时盈利能力或受影响。

  《2018年中国女性游戏玩家行为分析报告》显示,截至2018年2月份,中国游戏市场女性用户数量已经达到了3.67亿。女性游戏无疑成为了行业的新矿山,除了中小厂商的聚焦之外,阿里、腾讯、爱奇艺等目前都在部署自己的女性向游戏。

  2018年4月,在UP2018腾讯新文创大生态会上,腾讯游戏副总裁刘铭接受采访说:“二次元、女性向、体育,是我们接下来的重点,女性用户每年都有60%的增长占比,速度非常快,也是能带动市场的。” 其中由西山居研发、腾讯游戏代理发行的3D恋爱换装手游《云裳羽衣》就是腾讯最重要的布局之一。①

  2018年5月17日,爱奇艺世界大会在京举办,爱奇艺副总裁王昊苏在影游互动高峰论坛上谈到:“2018年,女性向游戏将是爱奇艺游戏的重点发展方向,影游联动、综游联动、牛牛高手论坛374444。漫游联动将是具体展现形式。”②

  而阿里代理的中国版《旅行青蛙》,也是女性向IP本土化的作品之一,一度引起过市场热潮。

  值得警惕的是,玩友时代公司的活跃用户数量在下降。平均每月活跃用户数量在2017年达到顶峰420.35万后,2018年下滑至398.71万,2019年前7个月进一步下滑至315.54万。

  2017年,玩友时代平均每月付费玩家34.06万,2018年和2019年前7个月分别下降至32.35万、23.49万。

  其四大核心产品的活跃用户数量也全面下滑,上线时间比较早的《熹妃传》和《京门风月》下滑最严重,《京门风月》2年时间活跃用户缩水90%以上。

  玩友时代的产品决定了它必须面对这种游戏周期的挑战,为应对,今年它陆续推出了新品《精灵食肆》和《浮生为卿歌》。

  此次IPO,玩友时代全球共发售3.3亿股股份,开盘报价为1.52港元。招股书显示,其募集资金的30%将用于进一步拓展、提升游戏组合,研发核心技术平台;35%用于支付广告营销等推广活动以巩固海內外市场竞争地位。

  “宫廷游戏是一个很吃策划,即剧情和剧情表现的品类。”玩友时代市场品牌负责人李韦希在接受《游戏日报》采访时说道。他认为,尽管后来者接踵而至,但宫廷游戏有自己的“天然壁垒”,作为先行者的玩友时代因为有之前的基础,在这一领域有自己的优势。

  李韦希介绍,从《熹妃传》到《熹妃Q传》再到《宫廷计》,剧情是在制作过程中最耗时耗力的一部分。不仅需要一版又一版的脚本策划,在公测之后,还要根据玩家的评价及时做出调整。而剧情的调整又不像修复一个Bug那样直接,稍微处理不好,就很容易会造成前后矛盾,坑填不上的情况。③

  影视剧方面,国家广播电视总局针对宫斗剧的整治已有信号。2019年7月9日,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电视剧司要求各省级管理部门重点加强对宫斗剧、抗战剧、谍战剧的备案公示审核和内容审查,治理“老剧翻拍”不良创作倾向。这已是今年总局第二次“点名”宫斗剧。

  而游戏方面,早在4月份,游戏版号审批重新放开之前,就有消息称,“宫斗类、官斗、棋牌类版号申请一律不受理”。

  在风险提示中,玩友时代提到了监管变动可能产生的风险,如未能维持这些游戏的持续成功,或没有推出成功的新游戏以挽留现有玩家并且吸引新玩家,对业务和经营业绩将有重大不利影响。

  尽管在女性手游领域表现不俗,但就其体量而言,玩友时代依旧是小公司。截至今日收盘,玩友时代(股价1.080港元/股,市值23.8亿港元。

  ③《专访玩友时代李韦希:女性市场爆发下的宫廷游戏潜力还有哪些?》,游戏日报

  严正声明:“商业人物”所有原创文章,转载均须获得“商业人物”授权。一切形式的非法转载,包括但不限于盗转、未获“商业人物”授权通过第三方转载行为,均属侵权行为,“商业人物”将公布“黑名单”并追究法律责任。“商业人物”只愿与尊重知识产权的机构进行合作。

  微信公众平台收录了各种微信公众号,包括微信美女号、微信情感号、搞笑微信号、科技、时尚、财经、资讯等类型微信公众号以及微信文章微信微信网页版的使用方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