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04 被泼脏水(一)_良夫在此


更新时间:2019-07-10

  所以,这就是苏越连着拒绝她见面的要求的原因?又在她删了号码之后又是没有动静的几天?所以苏越把时间都花在这上面了?一个星期?够坚持的。

  苏越简单一句话,说明了前面的猜测是对的。她淡淡一笑,想起初次见面交谈时,她曾一句话带过:她羡慕李欣然到现在,是她的偶像。

  她真的是几个字带过,因为她讲的太多苏越也不会明白,可是没想到苏越竟然把这名字给记了下来,并给她这么一个惊喜。

  然后她就发现,自己心情外面罩着的那股阴沉沉的氛围被强大的阳光给驱散开了,心情更是见好。

  后面的情况就是:离下班还有一个小时,可是她拿着笔没有画过一条线,只在纸上面落下了一点就没接着了,干净的纸上有几处小黑点,脑子里都在想着那张入场券。

  她之前明明很生气,因为苏越一直拒绝二人的见面,根本连一分钟都不想抽出来,根本就像是在浪费她联系的时间,可现在事实摆在眼前看到真相后,那一份的生气随着阴沉的气息正慢慢的消失掉。

  但是要不要去她还是很纠结:苏越前面这么对她,现在不能说苏越让她去她就去吧?虽然苏越的出发点是为了她的事。

  眼见开讲的时间越来越近,他的心里也越来越没底气,生怕青青跟他堵气不来。要知道在他连着拒绝青青的短信邀请时,他拿着手机的手可是抖的要命。

  他是暗暗骂自己:没被别人承认自己就端起架子了是不是?没怎么开始的就先学会拒绝人家了是不是?人家这么主动的一次次打过来心就这么狠是不是?

  可一边骂又一边连连道歉:对不起啊青青!对不起啊青青!他真的不是有意的!他真的是事出有因!

  完了之后又心存侥幸,希望能借着李欣然的名字能把青青哄好,也能让青青过来听演讲。

  然后,七点前的十分钟,他看到慢慢朝他走来的青青,然后他缓缓地笑了起来:还好还好。

  她是提前半个小时到的,可那时又感觉自己来的早了些然后就悄悄的躲到了一处角落,环视几下便看到坐在那里的苏越,而对方一直扬头看着入口处。要不是开讲的是李欣然,她还要再偷偷盯着。

  视线一移,她看到苏越眼底的黑眼圈,估计是排队买票的原因,心里就真正的开始凉起来——舒服了些。

  觉得过意不去便想开口说几句话,可是苏越手一伸的,催促着她赶紧进去。所以有些话还是出来再说。

  进了演播厅,青青欢欢喜喜地听了二个小时,苏越则是迷迷糊糊地睡了二个小时。开讲没几分钟,苏越的眼皮就开始打架。青青本想摇醒苏越,可想到这几天苏越的辛苦,就随苏越在演播厅里就他这么一个人歪着头。

  兴奋过后,青青才带有歉意地说:“其实你也不用排这么久的队,李欣然虽然是大师我虽然很想听她的课,但是你身子要紧。其实我回头再买她的书看一看,也是一样的。”

  在演播厅里,虽然他眼睛闭着,但到底还时不时地睁眼瞧瞧青青的反应,知道这句不过是青青的安慰话,但也很受用。

  苏越便不在意地说:“没什么,你现在听一听到时候再买个书看看或许会有不一样的收获,而且你也说是大师了,我排这么久的队也值了,身子嘛我休息几天也就补回来了。”最主要的是青青开心。

  在青青听到有人喊她名字的这三个字时,根本就没来得及看是谁叫的她。紧接着,她只来得及感受到手腕上的疼痛,及眼前快速的一黑。

  苏越虽然是半垂眼皮没什么精神的样子,可在听到异常的声音,尤其喊的是青青的名字,在那个同时他就索定到了目标,在看到对方手里拿着的一个桶并有下一步动作时,他就快速地做出了动作,及时将青青揽在怀里,并背对来者。

  等对方没有下一步动作,等扭头看对方的桶里已经空时,他这才放开青青。虽然他已用身子挡住,但青青的身上还是被淋到点。

  回过神的青青,当然也闻到极其恶臭的味道。她先看向苏越,再看那个做出这等行为的肇事者,她还没开口说话,就听到苏越无比抱歉地说:

  青青这才低头看,衣角和裤角有几处水渍。接着她慢半拍的才转过苏越的身子,看到他后背一整片的湿,而味道浓得要让人呕吐。

  “廖青青,你这个贱人,你勾引完我男朋友还不算,现在又打算勾引别的人了!你还能不能安心!”

  “廖青青,你就是个贱人,你整天勾三搭四的,根本不知道安分守己怎么写,或者你就是不想安分守己!”

  耳朵里传进的是一个接着一个的指控,青青本想对苏越说抱歉的话也憋了回去,然后垂眸不语。本港台